欢迎访问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旧址官网!
预估游客人数: 1000人 1233人 1234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展厅介绍 >
第一部分 潮起云涌 觉醒茶陵
作者: 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日期:2018-05-29 08:19 查看次数:
第一部分 潮起云涌 觉醒茶陵

 
  近现代中国是一部苦难史、屈辱史,茶陵大地同样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但是,黎明之前的黑暗蕴藏着生机与光明。接下来,我们回首大革命时期和土地革命斗争时期茶陵在工农兵政府创建之初英勇的革命斗争史。
 

第一组  乌云笼罩茶陵
 
  茶陵历史悠久,古称茶乡,因地居“茶山之阴”和炎帝神农氏“崩葬于茶乡之尾”而得名,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我们可以通过这幅地图看到,茶陵地处湘、赣、粤交通要津,西入湖南,东进江西,南下广东,有“三路襟喉”之称,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茶陵是井冈山信息来源和物资供给的重要通道,也是井冈山西边的门户和屏障。
 

 
  茶陵境内山丘蟠纡,盆谷镶嵌,地貌总格局是西北、东南山地矗立,地势逐渐向中部倾斜,形成一个向西南敞开的盆地。山地、丘陵占全县总面积的百分之九十。山形丘陵地貌为后来的游击战争提供了天然的战地优势。
 
  茶陵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是茶陵发展的沃土,自古以来,茶陵农商发达。据《茶陵州志》记载,元朝末年,陈汉帝国陈友谅据湖广赣之地,陈友谅与朱元璋决战前夕,陈友谅饬令茶陵县吏押送米粮4万6千担陆运至江西吉安下河,顺赣江入鄱阳湖,以充军粮。没想到,这一举动被朱元璋发现,于是怀恨在心。朱元璋统一天下后,钦定茶陵田赋以重科,额定茶陵岁征大米4万6千多担,比元末加赋三分之一。至明万历年间,茶陵田赋更甚,每亩的课征,比平原黑壤之长沙重4成,比安化、攸县重5至6成,这种状况一直延续至民国年间。
 

  因为以上这一特殊的历史原因,茶陵的地主阶级往往又将这些重赋通过提高地租等手段,转嫁给少地或无地的农民身上,加剧了农民破产,更加速了土地向极少数人手里集中,因而茶陵土地高度兼并。
 




 
  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斗争》中提到,“湖南方面,茶陵,酃县两县均有70%土地在地主手中。”因此,以前茶陵有首民谣,唱的是:清早煮“椽皮”,晚上捞“虾米”,荒年向天要,“仙果”“观音泥”。“椽皮”指的是红薯皮,“虾米”则是稀粥,“仙果”指的是野果,“观音泥”指的是呈白色的土,吃了腹胀便结。

  茶陵人民因为封建利益集团争斗倾轧,饱受苛征、压迫。为生存,茶陵人民只有以性命相搏,寻找自身解放之路。

 
第二组  星火广播茶陵

  面对苦难与屈辱,茶陵人民没有屈服,而是奋起抗争。首先,我们将看到茶陵在教育上的投入。1913年,茶陵县议会为促使县内学子外出求学,通过了留学津贴案的决议,比如:留学外省者,每人每年津贴10元,留学北京者,每人每年津贴20元,留学东洋者,每人每年津贴60元。无论留学哪里,中途辍学者则追究津贴。每年发放的津贴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广大学子的经济压力,极大地鼓舞了平民学子求索知识,追求进步。在众多学子中,陈应炳、谭云山、谭醒吾、李芬、王友德、段振拔、李炳荣等人学以致用,成为茶陵新思想传播的代表人物。
 

  1926年7月,中共茶陵支部成立,杨孔万任书记,支部逐渐相继发展多名共产党员,建立了四个党小组。1926年8月,共产党员杨孔万、李炳荣、李芬在小车乡成立了第一个乡农民协会,开展农民运动试点,并取得胜利。1926年10月18日,茶陵召开县农民代表大会,并正式成立县农民协会。我们分析1927年的形势图发现,短短一年时间内,茶陵绝大部分地区都取得进步,成为红色苏区和游击区。
 




 
  下面这副油画,向我们还原了茶陵县“五七”国耻纪念大会的现场,茶陵中小学师生在县城举行了“五七”国耻纪念大会,号召广大民众抵制日货,反帝国主义思想广为传播 ,民众革命意识大为增强,为茶陵农民运动的开展作了好的铺垫。
 

 
  因此,茶陵的社会各界革命运动蓬勃发展,1926年,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茶陵支部、茶陵县学生联合会、茶陵县工人代表大会分别成立。特别是,1926年,茶陵妇女代表大会在县城滕王阁召开,宣告成立茶陵女界联合会,号召全县劳动妇女积极投入农民运动,并大力倡导妇女学文化,创办了茶陵县女子学校。从剪发、放脚到参加农民学会、进学校学习文化,茶陵妇女迎来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解放。
 
 

第三组  先锋引领茶陵

  农民作为茶陵最广泛的群体倍受关注。1927年2月,茶陵县农民运动讲习所成立。讲习所组织学生边学习革命理论,边投入农运斗争的实际工作。《茶陵农运讲习所周刊》的成立,为更广大受众传播新知识,创刊号中提到:“灌输农友知识,领导农友革命”,印证着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指导方针。创刊中有一句同样值得我们关注:“农友了解社会主义的‘不劳而获实名为掠夺’原理。”,他向广大群众申明社会主义的实质,激发群众的劳动积极性。
 


 
  国共合作的第二次北伐战争以国民党反对派的背叛惨遭失败。长沙“马日事变”后,茶陵的反动派残酷镇压农民革命运动,制造了“鸡公石惨案”,共产党员和工农革命群众共108人惨遭杀害。茶陵县农会领导成员之一范桂嵘,被当地土豪劣绅杀害,年仅18岁。
 

 
  面对白色恐怖,茶陵共产党人愈发奋勇,顽强抗争。针对茶陵、攸县、酃县、安仁党组织均遭破坏的情况,1927年7月23日,中共湖南省委决定组建茶陵特委,辖茶陵、攸县、酃县、安仁四县,由毛泽东在韶山革命活动时亲自培养的农民运动骨干之一——谭天民同志任特委书记。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成立茶陵游击队的场景复原。茶陵特委成立后,谭天民与茶陵共产党人取得联系,在省城求学的茶陵籍共产党人陈韶、谭趋新悄然回县,与潜伏于民间的县内共产党人谭思聪等人在鸡公石会合。游击队成功组建,陈韶任队长,谭趋新任党代表,与敌人公开展开斗争。茶陵游击队,是井冈山斗争时期湘赣边界一支重要的地方武装,它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经过战火的洗礼,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后来发展成了红六军团的种子部队。
 
 


0
景区介绍 | 景区资讯|红色教育培训|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旧址 www.gnbzf.com CopyRight(C) 2018 East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号:湘ICP备18005652号